海外學子理性抗疫

疫情下的學子人生:此心安處是吾鄉

2020年03月19日08:53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原標題:此心安處是吾鄉(疫情下的學子人生(1))

雖然在路上遇到過不愉快,但為了自己和他人的健康,劉楊還是決定出門盡量戴口罩。
  (受訪者供圖)

西班牙一家超市內,貨架近乎已空。
  (受訪者供圖)

在法國當地超市內,能見到購買大量法棍的居民。
  (受訪者供圖)

在王翰林所在的洛杉磯工業市,超市外早已排起了長隊,市民們早早趕來搶購生活物資。而桶裝水、衛生紙等熱門商品常常斷貨。在學校正式停課前,王翰林也已經儲備好了足夠的生活用品,做好了打“持久戰”的準備。
  (受訪者供圖)

留德學子:

來自同胞的支援讓人“淚目”

本報記者  孫亞慧

劉楊正在德國薩爾州留學,就在3月16日晚上,他碰到了兩件讓自己非常不愉快的事情。“街上先后有兩名喝醉了酒的本地人沖我喊‘病毒人’。”劉楊說,雖然他非常生氣,但考慮到對方很可能是在醉酒情況下才出言不遜,“不值得跟他一般見識”,才勉強壓住了自己心頭的憤怒。

偏見還來源于口罩。“我們戴口罩出門仍會受到嘲諷,有的人會與我們保持距離,有的人會直接說出難聽的話。但是,他們說他們的,我們該戴還得戴,健康才是最重要的。”劉楊說。

一次,劉楊的同學就因戴口罩,被當地一位不理智的居民辱罵。后來,這位同學干脆在口罩上粘了一張貼紙,上面用德文寫著:“不要太緊張,我是為了保護我自己,同時也為了保護你們。”幾行字,以作為自己“無聲的抗議”。

17日上午8點,劉楊所在的學校正式關閉,直到5月4日才會重新開學。他提前儲備了一些生活物資,打算用這段時間完成自己的畢業設計。

天剛蒙蒙亮,街上還沒有太多人的時候,他出去跑步;等路上跑步的人漸漸多起來,他便結束運動回家。“錯峰運動”實屬無奈,卻也沒有更好的辦法。

讓他無奈的還有德國人對新冠肺炎疫情的看法。“我們是4個人合租一套公寓,除我之外都是德國人。他們確實沒太把疫情放在心上,天天往外跑。”劉楊苦笑說。“今晚還要辦派對,我也攔不住。”

這幾天,來自一家名為易達物流公司捐贈的口罩終于送到了薩爾的中國留學生手上,每位學生能免費領取20個口罩。這份來自同胞的支援,暖熱了劉楊的心窩。“‘雪中送炭’一定說的就是這種感覺,我們既感謝又感動!中國人就是這樣,無論在哪里,總有平凡的人在做著不平凡的事,再把這種力量傳給更多的人。”

作為德國薩爾學聯的負責人,一旦學校或中國留學生出現緊急情況,劉楊會迅速與中國大使館聯系。同時,使館發布的重要公告、辟謠信息、防疫舉措等,薩爾學聯也會立刻面向當地中國學生和學者發布。在防控疫情的關鍵時期,一些留學生的心理狀況難免復雜、壓抑,能在第一時間獲取官方信息、擊破謠言,也讓遠在海外的學子們心中更覺踏實。

劉楊說,防疫可能是場“持久戰”,身體健康和心理健康都很重要。做好防護、理性防疫,是學子們守好自己平安的關鍵。

留西學子:

疫情終將過去 生活還要繼續

郎玉茁

“我曾經嘗試過很多次,跟當地同學與老師描述新冠肺炎的危害,但效果甚微。”謝奕帆的語氣里夾雜著無奈。她是北京語言大學西班牙語系的大三學生,從去年9月開始在西班牙塞維利亞大學做交換生。

截至3月16日,西班牙已累計確診新冠肺炎患者9191例。就在1周前,當地婦女節的游行活動仍在正常進行。謝奕帆說,此前來到塞大做講座的一位政客夫人如今已被確診為新冠肺炎,而現在,看著增長中的確診數字,她感到異常焦躁。

3月13日,謝奕帆終于收到了學校將于下周正式停課的通知,事實上,直到現在西班牙街頭戴口罩的人也不多。“我能做的是盡可能減少外出,必須要出門時也盡量與路人保持距離。”西班牙不容樂觀的疫情,讓謝奕帆感到無助。

陳慶也在西班牙讀書,她所在的薩拉曼卡大學也已下發停課通知,但單純的停課并未緩解她對于疫情發展的擔憂。

“最近這幾天,西班牙的確診病例增長速度很快。”陳慶說,她與同學嘗試戴口罩外出,但看得出來,當地人向她們投來的目光并不友善,因為在當地人的觀念里,只有生病的人才需要戴口罩。

在婦女節游行當天,游行隊伍恰巧路過陳慶上課的教學樓。眾人聚集在一起,排成巨型方陣吶喊示威。雖然與同學是在樓上俯視街頭的游行活動,但當看到密集的游行者不戴口罩、大聲說話的時候,陳慶說自己感到“心頭一緊”,條件反射似地立刻屏住呼吸。

一方面,擔心自己有可能被感染,另一方面,也在為學業發愁。

謝奕帆很珍惜這次公費交換學習的機會,她原本計劃在這一年時間里充分鍛煉自己,進一步提高西語水平,然而,這場突如其來的疫情打亂了她所有的計劃。過去半年中,為了先適應當地生活,她并沒有選很多課,而是打算在下半年修更多學分。但現在面對疫情,擺在她面前的成了是否要結束交換的艱難選擇。看著周邊同學陸續決定回國,她也開始動搖,就在前幾天,她終于打定主意——結束交換,回國。

“由于我上學期選課較少,學分不夠,這次結束交換提前回國后,想要正常畢業就意味著大四課程量增加,會面臨學業與畢業的雙重壓力。”但再三思量,她還是決定回國。然而,就在3月14日,西班牙正式宣布在全國限制人員流動,這給謝奕帆的回國之路增加了更多變數。

陳慶則打算繼續留在西班牙。“坦白地說,回國途中也存在被感染的風險。因此,我們幾個同學經過商量,還是決定在西班牙自我隔離,團結起來,保護好自己。”陳慶說。

采購、囤貨、做好長期不出門的準備,陳慶說,她也開始了自己的“戰時”生活。除此之外,由于目前還不確定學校是否會提供網課,她決定先做好自學的計劃。“雖然正處疫情期間,也要盡力做到‘停課不停學’,因為疫情終有一天會過去,而生活還要繼續。”

留法學子:

擔心不可避免 但仍要按部就班生活

鮑佳音

繼3月12日法國總統馬克龍宣布從16日起關閉全國所有學校后,當地時間3月14日19時30分,法國總理菲利普在電視講話中正式宣布法國疫情進入第三階段,從3月15日凌晨起關閉餐廳、咖啡館、酒吧、電影院等“非必要”的公共場所。

每當有關于疫情的新消息,正在雷恩第一大學讀書的江寧都會在中國留學生群里與大家交流討論。然而,彌漫在華人之間的緊張氣氛,一出門便會被沖淡——街上戴口罩的人仍舊不多。“我們與法國人對這次疫情的態度有很大不同。或許因為經歷過病毒肆虐后,我們對疫情的嚴重性有了更深了解。但對于大部分法國人來說,新冠肺炎疫情到目前為止與一場普通流感沒什么區別。”

然而,焦慮情緒已開始在江寧身邊的留學生群體中蔓延,很多中國留學生將原本六七月回國的機票改簽到了三月。江寧坦言,不少中國學生確實對法國的疫情管控缺乏信心,對于政府措施和民眾態度都顯得憂心忡忡。

江寧表示,自己并不會提前回國,到目前為止這次疫情還未對他的生活造成太大影響。超市里物資供應正常,但隨著疫情形勢發展,一些法國人也加入“囤糧”隊伍,超市里甚至能見到買了一車法棍的當地居民。這段“宅家”的日子,他可以認真準備自己的畢業論文,之后,還要準備申請研究生的相關事宜。“遺憾的是我原本買了去西班牙的機票,計劃去看歐冠比賽,而現在,體育賽事都已暫停,我也哪里都不會去了。安全才是第一位的。”江寧說。

即將碩士畢業的丹丹正在巴黎一家公司實習,她是巴黎政治學院的一名學生。丹丹表示,目前自己身邊的大部分人都還沒有因為疫情打亂職業規劃,但若是疫情形勢繼續惡化,未來是否離開法國的確是一個艱難的決定。“但可以堅信的是,疫情過后的巴黎一定會更美好,會回到它原來的樣子,也會吸引無數異鄉人來這里。”

留美學子:

做好自我防護 盡量不影響學業

孫晨彭

美國剛開始出現新冠肺炎疫情時,就讀于猶他州立大學的徐浩然就去超市買了不少生活必需品,以備不時之需。沒想到,如今確實派上了用場。“之前我就有意識地買一些口罩以防萬一。現在美國的超市很難再買到口罩,而像瓶裝水、衛生紙等生活必需品都成了搶購的熱門商品。”

就讀于圣安東尼奧山社區大學的王翰林已經準備好上網課。此前,美國西海岸多所學校已相繼停止面對面授課,改為遠程授課。

此時,徐浩然正在等待學校網上授課的通知。“學校還在就網課進行協調,具體安排還未通知,我們也在等待。”徐浩然表示,有的老師拒絕網上授課,認為講授知識就應該在課堂內進行。面對兩難,徐浩然能做的只有等待,靜觀其變。而停課后如何銜接好線上線下教學,也是高校避不開的問題。“學校已面向師生提出了一個方案,下一步會先實施一下,看看效果如何,后續再根據情況進行調整。”徐浩然說。

面對疫情,喜歡踢足球的王翰林也只能暫時放下愛好,安心待在家里。父母出于擔心,跟他提過讓他回國的事,但在他看來,此刻最重要的是保護好自己,回國只是方法中的一個,卻不一定是最優選擇。“這個學期是我在社區大學的最后一個學期,順利通過后我就能轉學了。我不能在這個時間點上半途而廢。”

“現在課程緊張,我們也并非所有的課都在線上。還是要以學業為重,當然,是在保護好自己的前提下。”徐浩然說。現在,媽媽幾乎每天都會給他打電話,詢問身體情況和生活狀況。“媽媽知道我一切都好也就放心了。她時刻關注著美國疫情,經常囑咐我需要注意的事。以前,她不會這么經常給我打電話的,我明白,每一個電話都是父母對我們的擔心與牽掛。”

(責編:羅知之、楊曦)

怡红院_怡红院av网站_怡红院在线_日本怡红院_日本怡红院99青青青免费视频在18线狠狠日狠狠日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