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劇場戲曲:繼承是本創新是魂

張景華

2018年08月14日10:32  來源:光明日報
 

  原標題:小劇場戲曲:繼承是本創新是魂

  北京京劇院演出的小劇場戲曲京劇《惜·嬌》 資料圖片

  近年來,小劇場戲曲在北京、上海等地的演出紅紅火火,許多年輕人以去小劇場看戲為時尚。小劇場戲曲以其深厚的傳統文化底蘊,新穎的呈現形式,先鋒的理念探索而備受觀眾關注。近日,北京市文聯就“北京小劇場戲曲發展的現狀及未來”組織召開專題研討會。與會的專家學者認為,小劇場戲曲既是繼承發揚戲曲文化的新嘗試,也是把戲曲帶入更寬廣視野的新探索。小劇場戲曲前行的動力,仍然在于利用小劇場的特點進行創新。

  1、最吸引人的就是創新

  中國小劇場戲曲源于20世紀80年代初的小品熱潮。2000年以后,北京京劇院的《馬前潑水》《浮生六記》《惜·嬌》《昭王渡》等小劇場京劇系列,直接推動了小劇場戲曲的發展。

  什么是小劇場戲曲呢?

  作為北京京劇院小劇場戲曲的專業編導,李卓群用四個字來概括——“小、深、精、廣”,即小舞臺、深內容、精表演、廣觀眾。她認為,小劇場跟大舞臺的區別就是觀眾很投入。小劇場觀眾與演員之間只有一步之遙,近在咫尺的表演,是演員與觀眾面對面、眼對眼甚至心對心的一種交流互動。這種獨特的表現方式,正是小劇場藝術所特有的氣質,也是其最精彩最吸引人之處。演員一抬手一投足一個眼神,觀眾都看得清清楚楚。演員從始至終不能游離于戲里和人物之外,這也要求演員要有很深厚的藝術功底和表演功力。

  “小劇場鍛煉的不僅是演員,編劇、導演、作曲和服裝化裝道具同樣能得到鍛煉。”李卓群認為,“小劇場戲曲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創新,實驗性、先鋒性是小劇場的核心特質,能給戲曲發展提供更多的探索空間。”

  戲曲評論人封杰認為,小劇場戲曲歸根到底看的還是戲曲,一定要唱出詩的感覺,要演出戲的味道,要表現出文化的意蘊。作為一種新興的、需要通過大量實踐去探索的戲劇表演模式,小劇場戲曲只有創新,才能讓觀眾尤其是年輕觀眾產生共鳴,從而激發創作者的熱情,實現優秀傳統文化在新時代的傳承發展。

  2、傳承是傳統戲曲的“核”

  但是,縱觀近年來小劇場戲曲的創作發展之路,并不盡如人意。原因有很多,但最重要的是不能丟掉傳統戲曲的“核”。

  北京戲劇家協會副主席楊乾武指出,戲曲是注重傳統、注重程式的藝術,改變起來較為困難。有的劇目在表現形式、結構上創新了,但是傳統戲的內涵卻抽空了,傳統的生活方式、人生經驗、倫理道德都沒有了,這樣的創新走不遠。他表示,相對于小劇場話劇,小劇場戲曲創作難度更大,現有機制導致創作者創作戲曲的動力不足。

  如何促進小劇場戲曲的良性發展?楊乾武認為,大浪淘沙,只有通過市場的競爭才能創作出好劇目。有了演出市場編劇才會寫,導演才會導,演員才會演。如果沒有演出市場,小劇場戲曲作為文化的形態很難持久。目前北京小劇場戲曲正在往好的方向發展,戲曲的手段在拓展,戲曲的觀念在更新,在傳承傳統的過程中尋找突破口。

  “小劇場戲曲其實是傳承與創新相融合的藝術。傳承不好的時候,創新也會出現問題,創作不力,傳承必然受到阻礙。”中國藝術研究院戲曲研究所所長王馗認為,對于有藝術理想的藝術家來說,小劇場戲曲是一項極具挑戰性的工作。如何在傳承與創新中找出一條能契合戲曲的路子,是一個艱難的探索過程。戲曲藝術的探索必須要有力度,形式感和藝術的表現手段要合乎戲曲的藝術規則,但也要符合小劇場的概念,特別是靈活的劇場結構,互動的劇場觀演關系,為小劇場戲曲的發展提供了更多的可能。

  3、劇本創作仍是重中之重

  一部成功的小劇場戲曲,什么最重要?

  評論家解璽璋近年來在觀看劇目、審讀劇本時發現,很多劇目涉及不同時代的同一題材,創編的戲曲故事目的性太強,唱詞也好,敘事也好,只是簡單的說教,缺少了趣味性,觀眾看得索然無味。他認為:“故事并不等于戲。有些戲矛盾沖突很激烈,但總覺得很乏味。一些改編劇目對原作研究不足,缺乏對歷史的尊重。”同時他也提醒創作者,小劇場戲曲也要考慮行當的搭配,生旦凈丑,必要的戲曲元素不能缺少,要合理搭配唱腔的設計,做到豐富多樣,才能吸引觀眾走進劇場。

  北京京劇院導演白愛蓮也表示,戲曲和中國傳統文化最重要的是兩個字“情趣”。意境的表達都是在情趣的基礎之上才能做到的,很多小劇場創作在情趣方面做得不夠。原因很多,如戲曲的門檻很高,沒有好的演員就難以實現;創新不夠,即便是從傳統戲改編過來也要具有原創性,但有些小劇場戲曲變成了傳統折子戲的整理改編。

  講故事情節,講戲劇沖突,講人物關系是小劇場藝術創作的一個重要方向,但小劇場獨特的演劇樣式和理念又不局限于此。封杰認為,小劇場戲曲不是戲曲小戲,不是把大戲演成小戲,或者折子戲就叫小劇場戲曲。小劇場戲曲是在先鋒戲劇、實驗戲劇等的影響下生發的一種演藝形式,其本質就是繼承、探索、實驗、創新。繼承是本,創新是魂。應該鼓勵傳統戲曲院團積極創新,創作出與當代社會審美觀、價值觀更加契合的小劇場戲曲作品,吸引觀眾品味傳統文化的新魅力。

  4、將青春元素融入傳統戲曲

  近年來,隨著小劇場戲曲在探索中不斷發展,其影響力也在不斷擴大,吸引了不少知名導演、劇作家、演員參與劇目的創作和表演。作為“傳統京劇的時尚演繹者”,余派老生王佩瑜在小劇場京劇領域的探索也是步履不停。她在京昆合演劇目《春水渡》中飾演法海一角,在京劇《十兩金》中擔任制作人。戲曲“名角兒”的參與吸引了更多觀眾走進劇場看戲,也帶動了整個戲曲行業的良性發展。

  但是由于戲曲創新難度比較大,市場培育不夠,有些小劇場戲曲的實踐依舊固守了傳統,而忽略了時代氣質。王馗非常理解今天的創作者:“對戲曲來說,兼顧傳承經典與創新是很難的。”他希望小劇場戲曲不要變成傳統折子戲的改編,而是要融入時代元素,將青春元素融入傳統戲曲中,在傳承創新中摸索出一條正確的發展道路。

  由于小劇場戲曲的先鋒和實驗性,為青年戲曲人才開辟了一方新天地,吸引了大量中青年戲劇人才投身到小劇場戲曲的創作演出中,通過小劇場的歷練,培養藝術感知力、提高創新力。李卓群在創作出《惜·嬌》《碾玉觀音》《春日宴》等優秀劇目后,已經成長為當代小劇場京劇的中堅力量。

  市場調研數據顯示,小劇場戲曲最主流的觀眾群體為30歲左右的青年人。從劇本創作到舞臺形式,小劇場戲曲都更具現代都市氣息,讓年輕觀眾感受到戲曲也可以活潑輕松精致。北京聯合大學副教授、導演羅琦表示,隨著傳統戲曲影響力日漸衰微,小劇場戲曲可以吸引青年觀眾到劇場里來,為戲曲藝術在當代的傳承和發展找到一條出路。

  (記者 張景華 通訊員 張玉靜)

(責編:劉暢(實習生)、杜燕飛)

怡红院_怡红院av网站_怡红院在线_日本怡红院_日本怡红院99青青青免费视频在18线狠狠日狠狠日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